食品伙伴网服务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0-10-09  来源:食品伙伴网
核心提示:本文通过介绍apec成员经济体应用haccp体系的状况和apec组织对haccp体系的推动和合作,探讨了haccp体系在apec区域内的应用与合作的发展趋势。
        
   
 
戴晓武                              刘建华
 
 
摘 要:本文通过介绍apec成员经济体应用haccp体系的状况和apec组织对haccp体系的推动和合作,探讨了haccp体系在apec区域内的应用与合作的发展趋势。
 
关键词:haccp; apec; 应用;合作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组织,apec)自一九八九年成立以来,作为政府间就经贸事务进行高层对话的非正式论坛,为维护地区内的发展,开放多边贸易体制和减少各成员间的贸易及投资屏障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国际一体化步伐的加大,食品贸易的全球化在国际贸易中的份额也在逐渐提高,虽然价格等因素也是贸易的关注点之一,但不容置疑的是无论消费者、生产者,还是各国的政府,无不把食品安全问题摆在了首要的位置。haccp作为食品安全控制的重要手段,在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的推动下,它的推广和应用越来越受到全球的青睐和重视,尤其是在包括美国和加拿大在内的亚太地区更是如此,haccp体系的政府间合作正逐步成为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重要议题之一。
一、apec简介
apec现有21个成员,分别是中国、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墨西哥、马来西亚、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秘鲁、菲律宾、俄罗斯、新加坡、中国台北、泰国、美国和越南。此外,东盟秘书处、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和太平洋岛国论坛以观察员身份参加apec的活动。apec的成员经济体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26亿人),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左右(192.54亿美元)以及世界贸易的47%。
经过多年的发展,亚太经合组织形成了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部长级会议、高官会、委员会和专题工作组、秘书处等五个层次的工作机制(图1)。其中最重要的是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会议形成的领导人宣言是指导亚太经合组织各项工作的重要纲领性文件。
 
     
图1 apec 组织结构图[1]
apec采取自主自愿、协商一致的合作方式,所作决定须经各成员一致同意,会议最后文件不具法律约束力,但各成员在政治上和道义上有责任尽力予以实施。
虽然在成立之初是一个区域性经济论坛和磋商机构,但经过十几年的发展,apec已逐渐演变为亚太地区重要的经济合作论坛,尤其是在推动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加强成员间经济技术合作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据2000年发表的回顾apec十年发展历程的报告中称,apec地区的外商直接投资总体提高210%,其中低收入成员国增幅高达475%;尽管人口数量剧增,低收入成员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增加61%[1];apec经济委员会的研究显示,截至一九九九年所施行的贸易自由化及便利化措施,已令区内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增加750亿美元(以一九九七年价格计算)。在一九九五年,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地区的平均关税为12%,这数字在二000年已进一步降低至8%左右。作为apec成员间贸易重要组成部分的食品贸易每年贸易额超过$23.5亿元[2]。
近年来,apec正在不断深化和延伸经济和贸易议题的讨论,并根据全球和地区发展趋势,逐步关注安全、卫生等议题。食品安全及其相互合作等议题已成为实施apec工作组会议的重要内容。
二、haccp在apec经济体中的应用状况
从apec组织的组成结构可以看出,成员中发达国家占少数,以发展中国家为主,而且包括部分低收入国家。从进出口结构上看,既有劳动力相对廉价,资源丰富,以出口为主的食品生产国,也有对产品质量和卫生要求较高,资源相对短缺的进口国家。从进出口的份额上看,由于地理位置相对临近和资源的互补性以及国家间的政治协作,无论对出口国还是对进口国而言,apec成员间的食品贸易在各国的食品贸易中都占有较大的比例,如美国是墨西哥的主要食品进口国,我国和韩国的食品在日本市场占有很大份额。随着食品安全问题成为国际贸易的主要壁垒,apec正在通过各成员间的多方面相互合作,确保成员间食品贸易的顺利进行。
食品是否安全,其主要控制点应在生产和加工环节。haccp体系以其科学性和高效性成为国际上共同认可和接受的食品安全保证体系,作为目前国际上普遍推崇的安全危害预防性方法,正在整个食品链上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以中国、泰国为主的发展中国家
    发展中国家大多为食品输出国,为适应国际贸易和食品安全的双重要求,大多数apec区域内的发展中国家已经开始应用haccp体系,虽然各个国家应用的步伐和方式不尽相同,但总体趋势是haccp体系在各国的应用力度在不断加大。目前以水产和肉类等高风险产品生产企业,对haccp体系的应用最为成熟和普遍,应用的品种和范围在逐渐扩大。
我国是较早研究haccp的发展中国家,八十年代初,原国家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国家商检局)开始从事haccp体系的研究,并与美国相关机构开展交流活动,打开我国引进haccp体系之先河。从1990年起,国家商检局科技委食品专业委员会在一些食品加工部门提出了haccp体系的具体实施方案。haccp体系在我国企业的真正应用始于1997年,在原国家商检局的大力推动下,我国水产企业成功规避了美国等国的技术法规的壁垒,确保了出口渠道的畅通。此后,在国家认监委的积极努力下,我国的罐头企业和果蔬汁企业积极应对美国相关haccp法规的规定,得以顺利进入美国市场。
2002年3月20日,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2002年第3号公告《食品生产企业危害分析与关键控制点(haccp)管理体系认证管理规定》。该规定是我国第一个专门针对haccp的行政法规,它的出台将规范我国haccp体系的认证和管理工作,同时也标志着我国haccp体系的认证和管理工作逐步规范化和法制化。同年4月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第20号令《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卫生注册登记管理规定》,明确规定罐头、水产品、肉及肉制品、速冻蔬菜、果蔬汁、速冻方便食品六类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必须按照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haccp体系及其应用准则》的要求建立和实施haccp体系后。第一次强制性要求出口食品生产企业建立和实施haccp管理体系。
我国目前建立和实施haccp体系的企业以出口为主,国家强制要求的企业已经100%建立了haccp体系,出口企业大约有40%左右的企业建立了haccp体系,其中一部分为自愿建立haccp体系。内销食品企业,即使在我国加入wto后,与国际接轨的步伐相对较慢,建立了haccp体系或获得haccp认证的企业相对较少,只有北京市在学生营养餐企业中启动了“以haccp原则建立预防食物中毒保障体系”。沃尔玛等国际连锁超市要求其供应商必须通过haccp认证。据不完全的公开报道,按行业来分,水产品最多,一是因为水产品的产品特性;二是国外在水产品行业应用haccp体系较为成熟,对进口水产品要求严格。其次是果汁饮料、肉类、罐头等;按地域来分,主要集中在福建、广东等一些沿海地区和与国际接轨密切的城市[3] 。截至2005年底,我国已有3888家出口食品企业通过检验检疫机构的haccp的官方验证,2843家食品企业获得了第三方haccp认证[4]。此外,大型企业实施haccp体系的程度要好于中小企业,实施的效果也比中小企业明显。
另一个较早应用haccp体系的发展中国家是泰国,作为水产品的出口国,泰国每年由大约80万吨水产品输往国外,主要出口到日本、北美、新西兰、澳大利亚及南美各国。来自水产品出口的压力,泰国政府自1991年开始引进自愿性水产品检验haccp体系, 1996年,该项目通过农业部立法程序对已审批的水产品加工企业进行强制性执行。从1991-1995年项目执行效果来看,haccp实施方案在渔业发展非常迅速。1997年,有65%的企业已经完全实施了haccp检验项目,25%的企业正处于发展阶段,10%的加工企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所有渔业局审批的加工企业均实施了haccp管理计划。为了与国际准则接轨同时符合主要进口国家的要求,渔业局开展实施haccp审核程序。1999年整体审核查结果表明,尽管所有的加工工序实施检验程序均符合国际食品法典规定,但不同国家和客户对文档和实施的要求各不相同。世界上很多进口国家都已认可泰国渔业局的水产品检验服务,尤其是apec经济体中的发达国家。目前,泰国政府和企业正积极推进haccp在其他产品上的应用,并有许多成功的经验,经过数年努力,haccp在泰国食品产业链已建立良好的基础。
智利、秘鲁等美洲成员和韩国、越南等亚洲国家,也在多渠道推进haccp的应用,有些是政府强制推行,有些是企业自愿。整体应用水平在不断提高,应用步伐在不断加快。
(二)以美加、澳新为首的发达国家
在发达国家,相对而言,人们对食品安全的要求和重视程度较高。haccp概念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美国提出后 ,迅速得到其他发达国家的认可。自1973年起,从政府层面,美国已陆续出台了针对水产、低酸企业和肉类等品种的强制性法规6个,推荐性标准2个;在技术层面,有许多科研机构专门从事相关的研究,得克萨斯a&m大学还成立了国际haccp联盟,进行haccp体系研究和推广。加拿大作为美国的邻国,一直在积极推进haccp体系的应用,目前已实行了四套以haccp原理为基础的计划:水产品企业实施质量管理计划(qmp);对肉类、乳制品、蜂蜜、枫糖浆、果蔬产品、蛋和蛋制品等生产企业实施食品安全强化计划(fsep);加拿大食品安全调整规划(cfsap);在农场的食品生产环节实施农场食品安全认可计划(offsrp)。其中qmp和fsep、cfsap是由政府牵头或进行管理,offsrp则是由产业界自主提出,而政府主要是提供爱游戏app官网入口的技术支持或认可。
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作为乳制品和肉制品生产大国,较早的引进了haccp体系,新西兰在1990年haccp体系始行之初,各行业即已自发引进这种制度,当时法令并未强制要求生产者建立haccp体系。haccp体系在澳大利亚的实施可回溯至1980年。最早由乳品生产者率先实施,至1984年,澳大利亚境内主要的乳品加工厂均已实施haccp体系。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政府于1996年9月宣布将食品安全管理系统纳入法令,成为强制要求的系统。新实施的食品卫生标准将适用于澳大利亚所有食品相关产业,除要求生产者履行haccp体系外,同时要求实施良好卫生规范。
由于美加、澳新等国已经形成了联邦和地方政府双重强制推动,科研院校爱游戏app官网入口的技术支持,企业积极响应和社会全面监督的良好氛围,因此,政府在较广泛的层面上要求企业建立haccp体系,并出台了较为完善的检查和扶持政策,从而确保各类企业在较高的水平上应用和实施haccp,从而进一步体现了haccp体系的优越性和灵活性。由于具有技术优势和出于对国际贸易的调控,发达国家也强制性要求出口国企业实施haccp体系,并对企业的haccp体系进行检查,检查合格的企业方可与其进行贸易活动,这不仅可以提高进口食品的相对安全性,而且提高了食品进口的门槛,可以优中选优。
从apec成员实施haccp的总体情况上看,具有以下 个特点:
在食品安全问题受到国际普遍关注的今天,确保食品的安全性已成为一个多领域关注的问题。haccp体系作为目前较为完善的食品安全危害的预防和控制体系,已得到各成员国的普遍认可和接受,应用haccp体系正在成为一种发展方向。
发达国家已针对较大范围的食品生产环节和品种,制定了法律、标准并出台了较为完善的配套的爱游戏app官网入口的技术支持性措施,而且在进一步加大haccp的研究力度,从而提供更全面、更深入的爱游戏app官网入口的技术支持,在一定程度上,引领着haccp体系的发展方向。发展中国家虽然强制性要求建立haccp体系的品种较少,由于技术力量薄弱,应用的深度和灵活性可能不及发达国家,但相对而言,近几年发展中国家已认识到haccp体系的优越性,应用haccp的企业数量明显,呈较快增长趋势。在我国国家认监委3号公告出台后的3年里(截至2005年底),我国有四千余家出口企业建立了haccp体系(含自愿建立)。
建立和实施haccp体系已成为高风险食品国际贸易的一个前提条件,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进口食品时,这既是发达国家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维护本国消费者的利益,也是推动发展中国家积极实施haccp的最主要外部力量。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正在将haccp体系或理念,应用到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食品链上,泰国成功地将haccp体系应用到文竹供应的各个环节;有些国家的水产养殖场已实施haccp体系;我国在种养殖环节实施的良好农业规范都是以haccp体系为基础的。
三、apec组织对haccp体系的推动和合作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国际上对食品关注程度的提高,区域内的食品贸易和安全逐步成为apec重要的磋商议题,不仅是其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项下的重要内容,而且是多个工作组的研究主题。
1991年成立的水产工作组是最早与食品有关的工作组,专门从事水产资源的保护和水产品的安全。1999年3月在马尼拉召开“apec农业与食品战略研讨会”提出了以相互依存的第三种模式作为apec食品安全的战略性概念。在1994年“茂物峰会”上,apec成员领导人承诺到2020年在亚太地区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依据这一远景目标,“apec企业界顾问委员会(abac)” 于1998年提出建立“apec食品体系(apec food system)”的建议,1999年,apec资深官员会议中决定成立「apec食品体系项目小组」,意味着粮食体系已正式纳入官方的工作计划表中。
apec作为一个区域性的政府间组织,它的发展与世界的发展也是同步的,在食品安全方面,自联合国的食品法典委员会和许多国家越来越注重和推动haccp体系的应用后,在总结各国应用和实施haccp体系的经验的基础上,apec在近几年的食品安全研讨和合作活动中提倡各成员国积极推广和扩大haccp体系的应用。
作为apec孵化器的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pecc),它不仅研究了许多政策层面的问题,,而且在技术层面为各成员经济体政府提供了咨询参考。pecc主办的《2002-2003太平洋食品体系展望》的主题就是:确保apec区域内的食品供应更安全,提出haccp体系是apec食品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2002年美国农业部经济研究署在农业展望上发表专题性文章《加强apec区域的食品安全》,文章全面分析了区域内存在的食品安全问题,在阐述各成员经济体应用haccp的基础上,重点提出政府和企业在haccp体系应用过程中的重要使命。
    2004年,我国提出了加强区域内食品安全合作和建立食品安全认证合作体系的建议,建议采取适当措施促进haccp在各成员经济体的应用,得到了apec的高度重视,并促成了2005年食品安全合作研讨会的召开。由我国牵头,澳大利亚等国协助的apec成员haccp合作项目《apec成员经济体haccp应用和实施》目前已接尾
声,通过调研,对各成员经济体haccp应用和实施现状及其发展趋势有了系统的了解和分析。
通过apec各相活动,我们不难看出,apec对成员经济体haccp体系应用和合作的推动呈现以下几个趋势:
更多的从发展中国家角度出发,加强haccp的应用,尤其关注如何在小型和欠发达企业(sldbs)使用haccp应用。
以往haccp合作仅局限在双边和部分多边合作,目前各成员经济体haccp应用模式和验证体系的互认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信息共享成为重要合作内容,从而提高合作的深度,进一步促成区域食品贸易的便利。
认证作为目前较为推从的合格评定活动,已成为国际上衡量haccp应用水平的一个尺度,正在成为政府互认的前提和保证。
发达国家和haccp应用较好国家逐步加大对相对落后国家的扶持力度,并从技术、人员培训和资金扶持等多个角度予以扶持,切实促进haccp在整个区域内的共同发展。
 


 
 
 
 
参考文献
apec网站
open economics delivering to people   apec’s decade of progress a reprot prepared for the apec economic leading meeting    brunei darussalam 2000
甘敏敏等 haccp在我国发展中的瓶颈《食品研究与开发》 2004年10月第25卷第5期 7-10
 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等 haccp认证与百家著名食品企业案例分析 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6
 
 
原文下载:
编辑:foodvip

 
关键词: haccp nssp
[ 网刊订阅 ]  [ haccp研讨会搜索 ]  [ ]  [ ]  [ ]  [ ] [ ]

 

 
推荐图文
推荐haccp研讨会
点击排行
 
 
processed in 0.103 second(s), 16 queries, memory 0.91 m
网站地图